采风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管理 2021年10月26日星期二
首页婚恋时空抓拍瞬间新闻反转随我月光漫步尘封的记忆
商海精英心灵鸡汤爱之港湾人世间人间正道是沧桑角落之歌
生命乐章博爱之城成名前后诗词轩 文学馆疫情特区
跟着瑞杰去采风下载中心采风记录曲艺苑报名中心客户留言
尘封的记忆 » 永世不忘南京大屠杀

永世不忘南京大屠杀

李性亮 2021-06-01 10:51发表
阅读次数 14

兔年二月十一(3月15日)日,我从湖南郴州乘坐K222次列车,去南京参加《中国文学家网》和《采风团》杂志联合举办的“全国首届‘中国采风杯’文学奖”颁奖大会,于3月16日中午1点半钟顺利地到达了南京。
第二天,与我在毛泽东文学院作家班同窗的佘锦华先生来了。锦华兄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听我说去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立即表示陪我再去感受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血腥大屠杀,再看看侵华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他去年已经参观过那令中国人感到耻辱的地方,他厚道地说要给我当向导,委实使我十分感动。《中国文学家网》蒋广瑞总编迅速地从口袋里掏出公共汽车月票卡递给我,真心实意给我们几人提供乘车方便。
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门前,抬头看见墙上写着“遇难同胞300000万”的字迹,我的心便猛然颤抖起来,胸口仿佛被巨石压住了,呼吸顿感困难。纪念馆外面那一尊尊雕像,就像磁铁一样,磁紧了我的双脚,使我寸步难行!我久久地望着(其中一尊雕像)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背着被日军炸死的奶奶,迈开双脚逃难,拼命地逃难……我不知道他要逃往何处,前面还有多少凶险在等待着这个少年!我的五脏六腑卷起了狂风巨浪,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想接过他背上的奶奶,帮他背上一程。可是,我的双眼模糊了,眼泪渐渐地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用手背擦掉泪水,却又看见一个(另一尊雕像)儿童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他望着还在吃奶的弟弟扑在已经死去的母亲身上,用小嘴轻轻地吸吮着母亲的的奶头,欲吸尽最后一口奶……“八十岁的老母啊,赶快逃离这恶魔的血腥”和“惨啊,我可怜的妻,恶魔奸了你,捅了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这两尊雕像,让我们看到了无辜的南京难民,他们手无寸铁地逃难,却像羔羊一样遭受日本屠夫的宰杀!
《家破人亡》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最大的一尊雕像,底层的座基上写着:“被杀害的儿子永不再生,被活埋的丈夫永不再生,悲苦留给了被恶魔强暴了的妻,苍天啊……”那个悲苦的少妇,丈夫被日军活埋了,自己被强暴了,丧尽天良的日本侵略者居然没有放过她那两岁的儿子,用刺刀捅死了她的心肝宝贝,她抱着停止了呼吸的儿子,仰望苍天欲哭无泪。这样的惨况,令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我那悲伤的泪水,像闸门被打开了一样,从我的眼眶里不停地往外流……我知道,这些雕像虽然是艺术品,但素材无疑是来自南京沦陷时的铁证,是千千万万南京遇难者的真实写照。
在那尊《家破人亡》的雕像前,一群年轻的俄罗斯大学生,深深地被日军的野蛮行为所震惊。他们是来自异国他乡的现代青年,可他们对七十多年前中国人民所遭受的劫难,依然由衷地感到同情和无法忍受。也许他们能读懂汉语,其中几位女生,望着那个苦难的中国少妇,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迈开沉重的双腿,我缓缓地跟在参观的人群中,进入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这个地狱似的“纪念馆”里,我呆了两个多小时,对历史上南京沦陷,对惨绝千古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1937年12月1日,丧心病狂的日本最高统帅部向华中方面军下达了战斗序列令。12月7日,日本战地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亲自起草完了《攻占南京要略》。在这其间的12月5日至8日,未经激战,日军即夺得了中国守军的第一阵地,形成了围攻南京的态势。12月10日下午,开始对我南京古城发起总攻。中日两军在雨花台、上新河、紫金山及光华门展开激战,城垣多处被敌炮摧毁。12日,雨花台被日军占领后,他们又向中华门、水西门、通济门发起进攻,中国守军第88师抵挡不住,阵脚大乱。当天下午,唐生智根据蒋介石的命令,向守城所有部队下达了撤退令,他自己也随即脱离危城。13日上午,日军第6、第114师团首先从中华门侵入城内,光华门、中山门、和平门也相继被日军攻入。日军占领了国民政府,南京遂陷敌手……
南京沦陷了!南京成了人间地狱!
在1937年12月13日首都南京沦陷之后的6个星期里,古都南京,血流成河,死尸遍地,白骨成堆,南京被俘军民就有19万人被集体屠杀,15万人被零散屠杀,死亡人数共达30多万人!2万余名妇女被强奸轮奸!全市建筑被纵火烧毁三分之一,被抢劫财物不计其数!如果以秒计算,每隔12秒就有一个生命消失,这是日军在南京制造出震惊世界的暴行!这是毫无人性的大屠杀,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为惨痛的一页,也是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章节!
在日军的残酷屠杀下,南京已成了一座尸横遍地的“死城”,数十万具尸体,除了日军为消灭罪证而焚毁或抛入江中的以外,有相当数量经过各种渠道,被掩埋处理。
在展厅里我看见一张刺痛心灵的照片,我在那张照片前,抽抽泣泣哭不出声来。那群俄罗斯大学生见我在擦眼泪,也走近来观看。不一会,他们的眼睛也模糊了,眼泪也流出来了。黑白相片里,一个中国孕妇被日军脱光衣裤强奸后,惨无人道的日军用指挥刀剖开了她的肚子,她双手紧紧地抱着浑身是血的孩子,痛楚地张开口,赤身裸体坐在地上,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杀人祭马”是另一幅照片,我看完照片下的文字说明,气得浑身发抖,牙齿咬得格格地响,我恨不得立马冲到照片里去,夺过鬼子的枪,将他们全部击毙!
那是1937年12月,日军的两匹马拴在当地居民郭光贵家的屋角,被流弹打死了。日军硬逼着街上的方斗斗、熊顺尧、邓银苟、高来生等老人把马抬进郭光贵家后院,逼他们挖坑葬马。日军从附近居民家中抢来几床棉被,抓来木匠宋士波,逼迫宋士波做了两块门板高,一尺宽的木牌位,用日文写上什么军马之墓。随后,日军用刺刀逼着宋士波、方斗斗等9人,用棉被把马包好,放进已经垫了棉被的土坑里,盖上泥土,插上牌位,像安葬达官贵人一样,堆成两个大坟。善良的九位中国老人满以为可以走了,岂料,日本侵略者竞毫无人性地把宋士波等九位老人的头砍下来,一字排开在马的坟前,用以祭马。
高来生的儿子高小春逃难在外,回来后亲眼见到父亲和八位老人的头并排在两座马坟前,小春痛不欲生,在街邻的帮助下,把身首异处的尸体掩埋了。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另一展厅里,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这是著名旅美画家李自健的名作。锦华兄说李自健小时候跟他一起学画,创作道路十分坎坷,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有血性的汉子。就这幅《南京大屠杀屠·生·佛》的展出风波,完全可以看出李自健是个钢铁般的人物,是条爱国硬汉,在纽约圣·约翰大学亚洲艺术馆展出时,该校几名日籍教授觉得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令他们蒙耻,一齐出面阻挠,要挟艺术馆不得展出。自健先生当即在大学校园摆开“擂台”,与他们一决高低,来了个大辨论,结果“小日本”没有胆量站出来,自健先生大获全胜。在荷兰展出时,日本右翼势力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进行阻挠,自健先生拨通了新华社洛彬机分社吴社长给他的电话,与新华社布鲁塞尔分社的记者朋友通上了话。“人性与爱”油画展,经历风风雨雨,终于在“苏富比”阿姆斯特丹总部大厦展厅隆重举行。
    我在自健先生的《南京大屠杀屠·生·佛》油画前,被吓傻了。他的绘画功底太深厚了,他的艺术震撼力太强了,我望着画中那两个侵华日军举起血淋淋的战刀,正在屠杀中国平民,我紧张得连气都不敢出了。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画中央有个幼童从母亲的血泊中爬起,对着苍天嚎哭,我生怕日军的战刀会毫无人性地砍下他的头来。当我的目光移到画的右下方时,看见一个慈眉善目的僧人,正在堆积如山的死尸旁为死难者收尸,尸山背后是硝烟滚滚的中华大地,滔滔奔流的长江之水。此时此刻,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悲痛的泪水禁不住再次夺眶而出……
据锦华兄说,这幅油画是自健先生为台湾的星云法师画的,因为星云法师的父亲就是在南京大屠杀时被日军杀害的,当时星云大师只有12岁,母亲带着他寻找失踪的父亲,他亲眼目睹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绝人寰的场景。星云就在回程的路上出家当了和尚。
《南京大屠杀》这幅巨作,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有力地揭露了当年侵华日军的滔天罪行。这幅警世之作,如今(2000年)由星云大师捐献陈列在南京“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让来自全中国和全世界的人们更进一步了解南京大屠杀。我的文友、作家谌宁生说:“李自健对那些屈死在日本侵略者屠刀下的无辜平民,倾注了一个湘楚汉子的全部哀痛和深悼:他刻画出了一座人间地狱,把那太阳旗下凶残得不可一世的嗜血恶魔,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并将他们的罪孽和丑恶化作了时间永远的诅咒!”
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累累罪行数不胜数,罄竹难书!可如今日本部分极右分子却说,南京大屠杀是“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认为南京遇难者的数字是夸大其词,居然不顾事实真相,混淆黑白,甚至否定历史。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答应的。
有人说:“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忘却。”
我认为只要是中国人,就不可宽恕日军的野蛮行为,永世不能忘却民族大恨!
中华民族应永世不忘南京大屠杀,谁忘记这段历史,谁就等于背叛!


相关热点推荐
永世不忘南京大屠杀
拜谒中山陵


              
                                   

Copyright © 2010-2021 zgwxjlmh.tankehu.com & www.yu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